陜西傳媒網 >>  文化 >>  心靈雞湯

你是哪一朵?

作者:李蘭蘭

發布時間:2019-07-17 09:59:08

來源:陜西傳媒網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對紅顏色有著刻板印象。所以,紅色的花在我眼里就代表俗、土,艷。以至于我的衣服裙子全部規避了這顏色。對于玫瑰,我自然也不怎么喜歡。每逢看一些國畫,但凡看到鮮紅的玫瑰之類的花,都會迅速逃離現場。直到那天,我看李敖大師寫的一篇關于玫瑰的文章,才覺得大師果然是大師,把自己的愛戀相思寫進去,把玫瑰喻為情人,形容它美麗、孤獨,我竟然第一次不那么抗拒這種花了。

那天,我站在窗前,窗外是一排整齊的桂花樹,我突然想,這么多的花,我最像哪一種?你看桂花,它們密密細細的、白色的或者金黃色的一團團一簇簇、挨挨擠擠熱熱鬧鬧的開放,還散發出迷人的芬芳,那些香氣讓人想起童年,中秋節,想起小時候喜歡吃的一種月餅,一吃起來外面一層餅子殼兒就掉渣,餅餡兒非常甜蜜,還有各種香味,令人垂涎三尺。雞蛋花,春天里開在小山溝的一種黃色的小花朵,它開放就宣告春天來了,可以進山挖魚腥草了,打著紅旗,唱著《春天在哪里》去春游了,在滿山遍野的野花香和刺花香里不愿回學校,哎,那種日子終究一去不復返了。蘭草花,不用說很清新高雅的一種花了,長在深谷中,想要采摘回家,實屬不易,蘭花清香怡人,沁人心脾,讓人想起70年代的姑娘,他們愛涂一種紫羅蘭的粉 ,很遠就能聞到這種香味兒,在我孩提時代,一直縈繞。當然,一直縈繞的還有一個問題,就是那個渾身紫羅蘭香味的姑娘為什么那么美麗?讓我好奇、向往,它充滿巨大的魔力,難道這是某種最初的啟蒙嗎?后來,我到外地上學,第一次接觸了梔子花,綠葉白花,造型普通,但是花是真香啊,每次經過花壇,我忍不住都要去使勁聞一聞,猛吸幾口香味,我開始愛上這花,并兀自認為,這花像我,長的雖丑,但是香,有實際用途,不像其他不香卻好看的花,徒有其表,然并卵。

窗外飛來一只蜜蜂,令我想起小時候被蜜蜂蟄的一次經歷。那時候,校園的花壇里面欣欣然開滿了花朵,有太陽花、月季花、金鐘罩、夜來香,指甲花、雞冠花等等還有許多不知名的花,最多的要屬喇叭花了,每天都有很多的蝴蝶、蜜蜂飛來,大家爭奇斗艷,你來我往,好不熱鬧。有一天,我看見一只蜜蜂剛剛鉆進喇叭花里面采蜜去了,我靈機一動,就趕緊過去把喇叭花四周卷起來一把捏住花朵,高興的叫:我捉到蜜蜂了!結果,一陣鉆心的痛從我指尖傳來,原來是蜜蜂的針穿過花朵把我手指蟄了,我丟下花,哭著去喊媽媽,要止痛。第二天、第三天手指還一直痛,并且都腫了,這次難忘的童年經歷,讓我記住了喇叭花里捉蜜蜂也行不通,還會蜇人。同時,我也記住了這喇叭花,讓我痛并快樂過的花,它簡單、俏皮、生命力強、向著太陽開放,而且還有各種各樣的顏色,它可以纏繞著小植物生長開放,也可以爬在玉米桿上開放,那里都有它,那里都快樂地吹著喇叭,像是一個歌頌者。對了,我就像它,不,我要給它換個名字-牽牛花,這比較符合我的屬性,比較生動形象,比較對味兒。呵呵!(李蘭蘭

責任編輯:韋世鈺

更多資訊,下載掌中陜西

  • 陜西新聞

    編輯推薦

    娛樂星聞

    陜西傳媒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Copyright © 1998-2019 by happyvital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