陜西日報

讓脫貧攻堅成果“長”得更結實 ——定邊縣做大優勢產業的故事

作者:

發布時間:2019-09-06 10:06:33

來源:陜西日報

在陽光的照耀下,定邊鹽湖色彩斑斕。

脫貧攻堅戰打響后,定邊縣以產業為抓手,為全縣貧困戶提供“菜單式”服務,讓貧困群眾自由選擇產業發展模式,全縣共發展紅花蕎麥70萬畝、飼養羊170萬只、種植馬鈴薯120萬畝,光伏產業覆蓋全部貧困戶。

減少種植成本

增加村民收益

眼下正值辣椒交易旺季。8月1日,記者走進定邊縣白泥井鎮先鋒村,尖椒、線椒、圓椒、螺絲椒……道路兩旁大批椒農正忙活著把辣椒分揀過稱、裝車外銷。

“我種了7畝辣椒,去年沃野公司為我購買的辣椒苗補貼了6000元。同時,還組織我去山東學習了一周,管吃管住。參加完培訓后,我的種植技術得到了提高,辣椒畝產量也增加了。”先鋒村貧困戶曹國太手捧辣椒開心地給記者介紹。

記者了解到,曹國太口中的沃野公司是定邊縣沃野農業有限公司,該公司每年培育辣椒、西瓜等苗子近1億株。為提高貧困戶種植水平,近幾年沃野公司共組織451人次分別去山東、山西、甘肅等地免費參加培訓。

在定邊縣,和沃野公司一樣在帶動貧困戶增收致富中發揮著重要作用的企業還有定邊縣科發馬鈴薯良種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科發公司)。

科發公司高級農藝師苗仲學告訴記者,2017年至今,科發公司共為貧困戶提供馬鈴薯原種5200余噸,全縣20個鄉鎮7000多戶貧困戶從中受益。當地馬鈴薯產業也從最初的種植、購銷,延伸到繁育、種植、購銷、倉儲等多個環節。

擴大養羊規模

培育家庭農場

大塊羊肉、燉羊肉、羊肉饸饹、羊肉圪坨、羊肉燴菜……凡是去過定邊的人都會驚嘆陜北人對羊肉的鐘愛。其實定邊人愛吃羊肉與這里獨特的地理環境密切相關。

定邊地處黃土高原與內蒙古鄂爾多斯荒漠草原過渡地帶,全縣林地300萬畝,天然草地428萬畝。定邊縣40%以上的貧困戶進行畜牧養殖,養殖收入占到他們總收入的70%。

據定邊縣畜牧局局長劉立杰介紹,脫貧攻堅戰打響以來,為進一步擴大貧困戶養羊規模,提高其養殖標準化水平,定邊縣啟動了家庭農場培育計劃,共認定家庭農場445戶,并為每戶補助3萬元,對于養羊規模較小的貧困戶,定邊縣也為每戶提供3000元補助。

除提供資金補助外,定邊縣還針對養羊戶開展面對面培訓,每年參與培訓的貧困戶達到500人次。同時,縣上還開通了產業服務110熱線,貧困戶在養羊過程中遇到問題,可隨時打電話進行咨詢。規模的擴大和技術的進步使養殖戶的效益得到了提高,定邊縣家庭農場在畜牧產業上戶均年收入超過1萬元。

白泥井鎮公布井村曾經的貧困戶王舟華,近兩年在政策支持下,養了80只羊,自家種的30畝玉米是羊的主要飼料。2018年王舟華共出欄羊40只,成功脫了貧。截至2018年年底,定邊縣羊飼養量達115.81萬只,畜牧業總產值達14.26億元,在助力全縣貧困人口增收致富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油房莊鄉白店村的光伏產業助力群眾脫貧增收。

打造“萬畝花海”

發展旅游扶貧

8月的定邊,漫山遍野的花朵競相開放。粉的蕎麥花、黃的黃芥花、白的馬鈴薯花,中間還夾雜著綠的玉米葉,遠遠望去,像一條條彩帶,美不勝收。

定邊是世界紅花蕎麥的原產地,紅花蕎麥5月播種9月收割,花期可達兩個月。喬洼村村主任付治林告訴記者,以前每逢蕎麥花開,村里零星會有外地游客前來游玩,但一直形不成氣候。

2017年,定邊縣將鄉村觀光旅游與精準扶貧巧妙結合,在油房莊鄉喬洼村、白灣子鎮小澗子村、賀圈鎮辛圈村等地打造“萬畝花海”。為激發群眾種植紅花蕎麥等作物的積極性,定邊縣給予村民優惠種子及化肥補貼。喬洼村作為“萬畝花海”主要景區,全村紅花蕎麥種植面積從2016年的4000畝增長到現在的6000畝,每畝收入500元左右。

2017年8月,定邊縣舉辦了第一屆田園花海旅游美食節,當年游客達到10萬人次。一些村民借此發展了農家樂,一些村民拉著毛驢供游客拍照,還有一些拿著自家的小雜糧、手工刺繡在景區里銷售。到了2018年第二屆田園花海旅游美食節時,從西安、銀川等地前來參觀的游客達到20萬人次,使區域內貧困戶戶均增收5000元。

窮日子“攆”不上老白了

白忠夫婦在辣椒地里干活。

老白名叫白忠。

20世紀90年代,老白背井離鄉帶著媳婦去了銀川。老白在外做裝修,媳婦在家帶孩子,兩口子年收入不足兩萬元。隨著第5個孩子的出生,要養活七口之家,老白愈加力不從心。屋漏偏逢連夜雨。小兒子生了場病,家里欠下3萬元貸款。“跟人借錢是最難的,差一點都要給人跪下了。”老白回憶說。此時,一旁的妻子抽泣起來。

2010年,老白在外面實在過不下去了,便帶著家人返回老家——定邊縣白泥井鎮場子壕村,把荒棄的8畝玉米地重新種了起來。2013年,老白在精準識別中被確認為貧困戶,由定邊縣法院院長王綏平對其進行重點幫扶。

王綏平為老白申請到8萬元扶貧貸款,并幫他制定出詳細的產業發展規劃。白忠也信心滿滿:“人生最差不過就是現在這樣,何不拼一把。大家都在幫助我,我自己也要往前走!”

生活開始有了轉機。在扶貧干部的幫助下,老白搭起了羊圈,買來了山羊;流轉了土地,種上了辣椒和西瓜。因為是第一次養羊,老白多次去請教村里有經驗的養羊大戶,學習如何選擇品種、接生幼崽、驅蟲防病、搭配飼料等。場子壕村還組織老白學習辣椒種植技術,并在他家地里裝上了滴灌設施。

照看50只羊、耕種60畝地,老白忙得不可開交。他常常是凌晨4點起床先去鋤地,然后回來放羊,接著再去種地。王綏平去場子壕村十有八九都見不到老白。因為老白出去干活不帶手機,王綏平只能在家等,有時從中午等到晚上,還不見老白回來,只能下次再來。

付出終于得到回報。2016年,老白靠著辣椒、西瓜和山羊,不僅成功脫了貧,還把以前在銀川時貸的款也全部還清。

2018年,老白光養羊一項純收入就達5萬元,他重新裝修了屋子,锃亮的地板、嶄新的沙發……今年春季,老白又花3萬元買了一輛四輪農用車,他開著車、載著媳婦,從前苦不堪言的窮日子被遠遠拋在身后……(記者 師念 實習生 焦一樂)

高廣:不認命,不屈服

高廣正在給牛喂食。

記者 師念 通訊員 劉海東

喂牛、粉碎飼料、打掃牛舍……每天,高廣大量的時間都是與他飼養的牛待在一起。58歲的高廣,家住定邊縣白灣子鎮姚臺村,在養牛以前,他曾3年間遭遇兩次車禍,做了5次手術。

2013年年底,高廣家被確定為貧困戶。幫扶干部第一次去家里看望他的時候,高廣正躺在炕上,炕頭立著一副拐杖;兒子靠著墻站在角落,低著頭默不作聲。沉重的氣氛給在場的每位幫扶干部心里壓了一塊大石頭,大家下定決心:一定要讓這家人重拾生活的信心。

自此,幫扶干部、包村干部一有時間就往他家跑,給他講解精準扶貧政策,跟他聊天調節情緒,用一些人的事例激勵他振作精神,幫他家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終于有一天,高廣對幫扶干部說:“國家的政策這么好,我這輩子還長著呢,不能就這么把自己放棄了,我得重新站起來!”

要站起來不是一句簡單的話。高廣開始進行腿部康復訓練,每天的鍛煉都是一場煎熬。鉆心的疼痛讓這個50多歲的漢子幾乎要咬碎牙齒,豆大的汗珠子一滴滴往下滾,頭上暴起的青筋清晰可見。

經過日復一日的練習和堅持,高廣終于能獨自站立了,他要和命運斗爭,更要和貧困宣戰。2015年,在幫扶干部的幫助下,高廣申請了10萬元扶貧貸款,再加上親戚朋友湊的錢,他成功申報了家庭農場,發展起養牛業。兒子也在幫扶干部的鼓勵支持下學習理發技術。2015年,高廣的家庭農場收入1.2萬元,成功脫了貧。

慢慢地,高廣家牛場里的牛從15頭增加到了30頭,2018年單養牛一項收入就達到了9萬元,加上養羊、種植等,總收入達到了16萬元,同時他兒子也在定邊縣城開了一家理發店。就在全家日子蒸蒸日上之際,不幸再一次降臨。

今年4月30日,高廣跟妻子在地里種玉米時,意外被機械卷入,妻子的右側小臂全部截肢,高廣的左手也只剩兩根手指。幫扶干部去醫院探望他們時,問高廣:“牛還養嗎?”高廣斬釘截鐵地說:“養!為什么不養?雖然我現在只有一只手,別人花一個小時能干的事,我可以花十個小時或者一整天,把它干完干好!”

在命運又一次殘酷考驗下,高廣沒被打垮,他堅定又自信地告訴所有人:“即使跌倒100次,我也要第101次站起來!”

縣區名片

基本縣情

定邊縣位于陜西省西北部、陜甘寧蒙四省區交界處,地處鄂爾多斯草原向陜北黃土高原過渡地帶,素有“旱碼頭”和“三秦要塞”之稱。全縣總面積6920平方公里,總人口35.57萬人;共轄1個街道辦、2個鄉、16個鎮,12個社區居委會、185個行政村。

生態環境

定邊縣南部為白于山區,占全縣總面積的52.8%,白灣子鎮魏梁山海拔1907米,為陜北最高峰。定邊縣北部為平原草灘區,占全縣總面積的47.2%。無定河、涇河、洛河三條河流的源頭都在定邊縣境內,全長54.5公里的八里河是陜西省唯一一條內陸河。全縣森林覆蓋率為29.4%。

人文歷史

北宋范仲淹,以“底定邊疆”之意,取名“定邊”。革命戰爭時期,定邊是陜甘寧邊區的重要組成部分和三邊特委、三邊分區機關駐地。張崾先鎮鐵角村是中央工農紅軍長征由甘肅進入陜西的第一站。抗日戰爭時期,王震將軍率領359旅在定邊縣花馬池鹽湖開展原鹽生產,成為陜甘寧邊區政府財政收入的主要來源。

主導產業

定邊是全國縣級區域油氣產能第一大縣。石油探明儲量16.18億噸,天然氣探明儲量3000億立方米。縣境內原油年產800萬噸以上,天然氣年產16億立方米以上。定邊是陜西省唯一的湖鹽產地,有天然鹽湖14個,年產原鹽20萬噸。全縣有耕地420萬畝,是世界紅花蕎麥原產地、中國馬鈴薯六大生產縣之一。

脫貧人口

1986年定邊縣被確定為國定貧困縣。脫貧攻堅戰打響后,定邊縣上下合力攻堅,各級幫扶單位大力幫扶和社會各界廣泛參與,截至2018年底,累計實現79個貧困村、8877戶34253名貧困人口的脫貧退出,貧困發生率由2014年的11.23%降至2018年的0.68%。

白泥井鎮先鋒村的椒農正忙著分揀、打包辣椒。記者 師念攝

記者手記

貧困縣的窮與富

師念

與很多貧困縣不同,定邊不是山大溝深,也并非土地稀缺,相反6920平方公里的縣域面積讓很多農民的戶均土地擁有量可達百畝。廣袤的土地、紅色的抽油機以及香噴噴的大塊羊肉,都讓這里似乎和“貧困”沾不上邊。

然而,這種感覺在我深入村子和貧困戶交流后有了改變。在白泥井鎮場子壕村,我見到了養活5個孩子的父親白忠,為給兒子看病,他曾四處借錢“恨不得給人跪下”;白灣子鎮姚臺村的貧困戶高廣,曾在三年間遭遇兩次車禍,做過5次手術,拄著拐杖都行走困難,頂梁柱的倒下,讓整個家庭陷入貧困……

在人口30多萬的定邊縣,像白忠、高廣一樣生活困難的貧困群眾有9000余戶。為使這些貧困人口早日脫貧,定邊拿出了產油大縣的氣魄與擔當,2016年以來,定邊舉全縣之力累計投入各類扶貧資金36億元。

如此大的投入成效如何?在短短幾天的采訪過程中,記者所到之處,采訪的貧困戶個個精神飽滿、干勁十足。定邊縣全力脫貧攻堅縮小了這個產油大縣的貧富差距,也促進了社會的和諧穩定。但如何鞏固脫貧成效,不斷提高群眾幸福感,對定邊來說仍是不小的挑戰。“摘帽”后的定邊怎么干,讓我們拭目以待。

責任編輯:同海怡

更多資訊,下載掌中陜西

  • 陜西新聞

    編輯推薦

    娛樂星聞

    陜西傳媒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Copyright © 1998-2019 by happyvital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