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文摘

新童話:灰姑娘的緋聞童話

作者:寇 研

發布時間:2019-09-06 11:34:52

來源:西安晚報

李賢,生于永徽五年(654),高宗與武則天的次子,繼廢太子李忠、前太子李弘之后,為高宗朝第三任太子,史稱章懷太子。

高宗的所有兒子中,李賢被公認天分最高,最有儲君風范。傳統史家提及這位皇子,也常難掩痛惜之情,因為他是唯一一個有可能替他們扳倒武則天的王子。

李賢年長上官婉兒10歲,當被立為東宮太子時,正在婉兒的少女時期。民間傳說中,這一時期的上官婉兒盡管有許多追求者,但她真正屬意的,似只有太子賢。婉兒現存唯一的閨怨詩《彩書怨》,據傳便是當年寄語太子賢的。

在世人眼里,太子賢容止端雅且有經世之才,上官婉兒亦才貌兼備,兩人最當得起“金童玉女”童話的男女主角。誰又知道呢,其時婉兒正值如花美眷、春心萌動的年華,太子賢風流俊朗,又長她10歲,亦兄亦父,當是最能滿足這位掖庭出身的灰姑娘心中對愛情童話的向往。婉兒心泛漣漪,芳心暗許,想來再正常不過。其時武后繼續參議朝政,太子賢時常代父監國,朝堂政務當多會與武后商議。后宮之中,最常出現的男人的身影,除了高宗,應是太子賢了。不管是一見鐘情也罷,日久生情也罷,兩人總歸是有基礎和機會的。

當太子賢遠遠走來,作為李唐江山的繼承者,未來大唐天下最有權力的男人,在后宮那些躍躍欲試的野心家眼里,太子賢該是像《大話西游》中紫霞仙子描繪的她的蓋世英雄的樣子:身披金甲圣衣,腳踏七色云彩。

可同時,這位集萬千寵愛于一身的王子,好像又總是心事重重,眉宇間時常掠過憂悒之色。宮闈之中經久流傳著太子賢的身世之謎。這則秘聞自太子賢出生便開始傳播,至李賢被立儲君,當朝太子乃韓國夫人所生已成公開的秘密。

隨著成長成年,太子賢當是獲悉并確定了自己身世。作為雍王時,李賢便被認為是諸位皇子中氣質最憂郁的,與武后是最疏遠的。也許,與武后之間的那股悄然涌動的暗流,只有當事人自己會意。其時,一個是能左右決策的天后,一個僅為辦差的王爺,利益沖突尚未明朗。待李賢成為儲君,太子府與武后勢力之間勢必遭遇正面交鋒。

李賢剛成為太子不久,立刻以注《后漢書》為名,在太子府招兵買馬。至于目標,眾人皆看在眼里。偌大朝堂,需要堂堂太子府也要為之小心對付的,無非就是武后的北門學士。

那些年一直在背光處暗地里盤旋的隔閡、猜忌,甚至憤怒,漸漸浮上水面。母子之間的奪權在所難免。武后命北門學士專門撰寫《少陽正范》和《孝子傳》,叫人送與太子閱讀。前者用以規范太子言行,后者教太子如何為人子,意在警告。此外,還有若干的必讀書目,親筆書信,時時傳給太子的各種旨意。總之,武后的第一步,是在言行上加緊對太子賢的控制。史傳,其時充當武后與太子之間“信使”的,便是上官婉兒。后來,武后索性將婉兒派往太子府,名為太子侍讀,實為武后安插在東宮的眼線。

婉兒是武后的人,太子賢自當了然,然而卻不得不笑納母后好意。婉兒傾心太子賢,卻也不得不將東宮的一切行止報備給自己主子。左右都是一個身不由己,連選擇的資格都沒有。而在這斗智斗勇的過程中,一方面各有盤算,一方面又比以往多了更多的相處、陪伴,更多的互相欣賞,更多的互相吸引。隨著斗爭的深化,吸引也在增強……

對峙多時后,一個名叫明崇儼的五品官員打破了局面的平衡。明崇儼原為方士出身,頗懂些厭勝之術,某日對武后密諫,當朝太子無帝王相,“不堪承繼”云云。此“密諫”長了飛毛腿一般,立即傳到太子賢耳中。史載,李賢獲悉后神情憂悒。這才是武后真正想要的效果。太子是否真的面相有問題并不重要,武后深知,流言可以挫人銳氣。太子畢竟年輕,順風順水地長大成人,縱然滿腹經綸,卻無甚閱歷,遑論實戰經驗。

果然,心理受了打擊的太子賢,終日郁郁,再也無心政務,而是在東宮與小子們鬼混。太子府種種穢聞在后宮傳播著。但武后同樣也知道,流言縱能擊垮李賢心理防線,要徹底扳倒堂堂太子,顯然是不夠的。

不久,明崇儼遇刺身亡。武后下令全城搜捕嫌犯。眾目睽睽之下,太子府馬坊的幾百領甲胄被翻出。這一廂,太子近侍被捕,酷刑之下,終于招認自己受太子指使,行刺明崇儼。一面私藏武器,一面刺殺曾預言自己無帝王相的五品朝臣。太子賢謀逆之罪,證據確鑿。

調露二年(680),李賢因謀逆罪被廢為庶人。史傳,上官婉兒領命替武后起草詔書,意謂“太子懷逆,廢為庶民,流放巴州”。

此生,上官婉兒再未見過太子賢。(寇 研

責任編輯:崔睿娜

更多資訊,下載掌中陜西

  • 陜西新聞

    編輯推薦

    娛樂星聞

    陜西傳媒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Copyright © 1998-2019 by happyvitals.com. all rights reserved